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2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写Essay代写Essay

日期:2020-04-19 10:25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由此可以推出,一千个译者也会产生一千个莎士比亚。这两个推论侧重有所不同:前者不强调国别,侧重于人生阅历、体验不同对小说中的人物理解也会不同;后者则强调在不同国别的前提下,民族、文化背景、意识形态乃至社会体制、经济模式不同,也会产生不同的翻译文学。

追溯渡边淳一(1933-2014)在中国译介、传播和研究的历史,不但可以反观我国接受外国文学的社会文化环境、经济发展等方面的变化,还可以看出出版社和学术界互相影响、互相带动的关系。

一、1980年代中期的大量译介与1990年代的四年(1993-1997)停滞期

我国于1983年开始引进渡边淳一作品,短篇较多,一般刊登在《外国文艺》《日本文学》等杂志上。从时间上看,译作往往滞后于日语原作很多。值得注意的是,1993-1997这四年间,中国大陆没有译介渡边淳一的作品。这与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引发的出版业转轨,国际局势变化所带来的我国外国文学翻译政策的转变,加入国际版权公约国等一系列经济、社会、文化因素相关。

1.市场需求扩大与出版业转轨

十一届三中全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指导方针带来了图书出版业的空前繁荣。外国文学开始大量涌入中国图书市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前后有二百多种杂志登载过外国文学作品的译文。”[1]日本文学在1980年代“平均每年……译本约七十多种”,其中最高峰是“1985年至1989年间,平均每年约有一百种”。[2](P241)

另一方面,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1984年我国的图书出版业在体制上由事业单位转化为企业管理,默守陈规的出版理念已然不合时宜,扩大受众范围、迎合受众口味,向通俗化、市场化发展已经大势所趋。当时译介的渡边淳一作品,有《情变》《外遇》《白衣的变态》《迷失的爱》等,从名字上不难看出其通俗文学的特征。

据调查,当时介绍日本文学的专业杂志《日本文学》也于1987年开始登载一些猎奇或趣味性的文学作品。[3]不过当时在日本流行的、反映男女不伦之恋的渡边淳一的长篇小说《一片雪》(1982)、《化身》(1985)、《泡沫》(1990)等均无译介。

2.国内外局势与翻译文学政策的转变

1989年末1990年代初,国内外局势的变化导致了我国译介外国文学政策的变化。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1991年7月10日中国新闻出版署颁发的《关于核定外国文学出版任务的通知》指出,要限定有外国文学出版权的出版社,禁止出版“内容低俗、格调低下”的外国文学作品。1991年12月26日前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国内外局势的变化使防止“和平演变”成为思想文化领域的当务之急。

另外,1992年我国先后加入世界版权公约和伯尔尼公约成员国,这标志着图书出版方面版权意识的加强,我国引进外国文学的渠道走向了正规化、合法化。

上述经济、政治、文化方面的因素导致了1990年代初期日本文学译介的迟缓乃至停滞,渡边淳一在此期间的译介“空白期”便是一例。

到了1996年,“八五计划”圆满完成,我国确立了自1996年至2010年的“跨世纪宏伟目标”——1996年7月1日的《人民日报》社论“跨世纪大业与中国共产党——七一献词”提到:“两极对抗已为多极化的新格局所取代,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此后,外国文学的译介环境变得宽松起来。1990年代后半期,外国文学译介出现了“东山再起”的良好势头。

虽然如此,由于《失乐园》中充斥着大量的性描写,最早引进它的文化艺术出版社虽然对其中三万余字进行了“加工”和“必要的文学化处理”,但仍然是“冒了很大的风险”。[4]与此对应,出版界的“加工”和“必要的处理”也折射在了《失乐园》的宣传和学术研究层面。

二、《失乐园》等作品的出版、宣传

1997年,小说《失乐园》在日本空前畅销,“失乐园”被评为当年的流行语,甚至掀起了“失乐园现象”。1998年《失乐园》被译介到中国,成为当年的畅销书。随后,1999-2007年间,文化艺术出版社共出版了渡边淳一的22部作品;2000-2012年,上海的三家出版社(上海译文、文艺和人民出版社)共译介出版了9部作品。2009年,作家出版社和文汇出版社同时获得了渡边淳一的版权,[5]至2014年,前者译介出版了11部作品,后者出版了17部作品。在渡边淳一去世的2014年,九州、浙江文艺出版社等总计出版了渡边淳一的23部作品,2015年13部,2016年9部,2017年14部,2018年41部,2019年上半年(截止到6月17日)14部。如此看来,渡边淳一的去世非但没有影响到作品的译介,反而明显增加了译介数量,可见渡边淳一文学在我国已得到高度认可。

与同时期被译介到我国的村上春树文学相比,渡边淳一文学译介的整体特点是:并不是由一、两个出版社集中出版,也不是由一位译者集中翻译,在专业化、系统化方面存在一定问题。从译介种类上来看,主要集中在恋爱小说,也被称为“情痴文学”上。从译介的尺度上看,起初并不是原封不动地引进,而是有删节、暧昧化的“合理化”译介。这种状况随着时局和社会环境、文化环境的变化得到了改善,出版社版权意识的加强也带来了译者选择的专业化。到2010年4月,作家出版社推出了资深翻译家竺家荣所译的《失乐园》全译本。

总体来说,早期的渡边淳一文学译介存在以下问题:

1.纠缠不清的版权问题

2008年6月开始,渡边淳一与文化艺术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珠海出版社等三家出版社之间进行了为期一年有余的版权大战。渡边淳一控告三家出版社未签合同却出版了他的作品,这使第一个引进渡边淳一文学,并与之有过十余年合作关系的文化艺术出版社苦不堪言;而与渡边淳一有过三年合作关系的珠海出版社反过来起诉渡边淳一,说他的《一片雪》《化妆》等两部作品一女二嫁。[4]版权官司期间,正是渡边淳一的《紫阳花日记》《熟年革命》《欲情课》等作品进入中国市场之时。是保卫版权还是借机炒作,不是本论文的探讨范围。由此可以看出,虽然当时我国加入版权公约国已逾十五年,但出版社与外国作家打交道的经验尚显不足。

2.媚俗、歪曲本意的宣传

渡边淳一文学的大量译介与出版社紧锣密鼓的宣传相辅相成。起初几年,渡边淳一文学被有意定位为“黄色小说”而非“情爱文学”。例如,某出版社在《我伤感的人生旅程》(2001)和《男人这东西》(2001)的封面上,用了“婚外情、情感隐私、七旬老翁不老的激情”等暧昧而又蛊惑的字眼,还在封二引用了渡边淳一的话:“我是完全沉浸在恋爱中而写作,不是用头脑和知识,而是用身体来写作。”[6]我们知道,渡边淳一所说的“用身体”(体で)是指亲身体验、亲历亲为的意思,与侧重于性描写的“身体写作”不是一回事。出版社的这种“误读”是专业知识的限制还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量不得而知。

再如,一些译介过来的作品,如《美丽的白骨》[7]《化身》[8]等,封底部分的介绍与该作品的内容或作家的创作思想也有很大出入,甚至完全相反。另外,为了顺利通过审查,有些作品被出版社“美化”为道德说教小说。如《雪花》的封底解说为:“小说中的婚外恋虽有理想主义成分,但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摆脱痛苦,美的毁灭是对悖德的爱的否定。”[9]除了公开出版的图书之外,一些报纸杂志对渡边淳一文学的介绍也存在偏颇之处,如对《魂断阿寒》的评价等。[10]

三、《失乐园》等作品的阅读和研究

作为渡边淳一的代表作,《失乐园》的受众最多,影响最大。以读者阅读和学者研究两方面梳理分析它在中国的接受度,能够以点代面地窥见我国的渡边淳一文学的受容情况。

1.《失乐园》的阅读

在《失乐园》进入中国图书市场十年之际,笔者调查了新浪网读书频道关于《失乐园》的读者评价。截止2007年4月9日,评价数为381人次,其中有效评价228人次。具体来看,肯定性评价139人次,占61.0%。否定性评价73人,占32.0%;中立性评价16人,占7.0%。肯定性评价当中,对《失乐园》性描写的唯美、爱情的纯粹、爱与性的融合,殉情等做法表示感动与赞同的较多。与此相对,否定性评价中同样是对爱、性、死呈现厌恶、批判倾向。例如,“只不过是黄色小说”,“并不是真爱”,“不知耻、下流、肮脏”,“只是动物的本能,没有家庭责任感”,“死是愚蠢的,没有自信的做法”等。但是从肯定性评价远远超出否定性评价这一点可以看出,经历了1960年代到1980年代大约二十年间的思想封闭期,1980年代中期到2000年代初期的“改革开放时期”,中国人对性、婚外恋的态度渐显宽容和理解,同时不能否认传统道德观影响的残留。

2009年12月,笔者以“中国读者阅读的渡边淳一”为题目进行了问卷调查,其关键词之一是渡边淳一,之二是《失乐园》。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调查对象以高校日语专业师生为主,其中包括高年级学生25人,日语教师60人;另有非日语专业读者6人。91份问卷全部收回,其中读过《失乐园》的有54人,占比59.3%(男性17人,占31.5%;女性33人,占61.1%),未标注性别的4人。从年龄来看,33位女性中20-25岁的12人,26-30岁的13人,40岁左右的2人,未标注年龄的6人;17位男性中20-25岁的4人,26-30岁的4人,30-39岁4人,40-49岁5人。由此判明,不论男女,20-29岁的读者占大多数。

与2007年的调查相比,2009年末的调查否定性评价要少很多(2007年为32.0%,2009年为5.0%)。这一方面是随着时间推移,社会开放程度扩大,外国文学的输入环境越发宽松,渡边淳一文学被越来越多的中国读者认可,阅读态度更趋于客观;另一方面很大程度上在于调查对象的日语专业背景。

2.《失乐园》的译介与研究

1998年以《失乐园》为代表的渡边淳一文学以删节版进入中国图书市场,2010年出现全译本,2014年4月末渡边淳一去世带来了渡边淳一文学的重新定位和译介的又一高潮;2017年村上春树的资深翻译家林少华重新翻译了《失乐园》。二十年来,渡边淳一文学在中国热度持续不减,其传播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折射出我国接受渡边淳一文学的受容史。

(1)出版社对《失乐园》定位的变化。

1998年最早输入渡边淳一文学的文化艺术出版社在《失乐园》的定位上进行了暧昧化处理。小说正文前的作家访谈〈代序〉和封底解说如实地反映了出版社左右逢源的无奈——前者渡边淳一解释《失乐园》描写了“真正的、深沉的爱”;后者封底却用了“偏激”、“畸恋”、“鉴戒”等道德批判性词汇。这样一来作品成了见仁见智的既满足读者猎奇心理,又符合社会伦理道德的两义性“双栖动物”。2003年9月文化艺术出版社推出了《失乐园》第2版,2005年4月第五次印刷,可见其宣传的成功。但其依然沿用了1998年版的〈代序〉和封底解说,趋于中庸、褒贬有度的暧昧化处理成功地将《失乐园》打造成了“经济利益+文化传播”型的“双赢”产品。

而真正使渡边淳一文学以本真的全貌呈现在中国读者面前的,是2010年4月作家出版社推出的《失乐园》全译本。出版社的宣传策略,一是在封皮处强化了“全译本”、“男欢女爱的顶点”,封底部分加入“引她进入了性的乐园”等说明,显示了正视性描写并以此为卖点的意图;二是在小说正文前加入渡边淳一授权出版的手稿及其译文和渡边淳一对《失乐园》的解说,体现了出版社对获得版权的强调和对作品原味的重视。

2017年末,青岛出版社推出了以翻译村上春树而闻名的翻译家、日本文学研究者林少华翻译的《失乐园》,并进行了译者签售活动。在渡边淳一文学能够被原原本本地广泛接受的当下,由著名翻译家重译代表作,显示了出版社将译作作为卖点、以翻译作品抬高原作价值的“学术化”营销策略。

(2)学界对《失乐园》定位的变化。

正如出版社不断推陈出新一样,中国学界也一直没有停止对渡边淳一文学的探索。截止2019年6月,中国知网以“渡边淳一”为主题的文章有200余篇。2008年的版权保卫战和2009年渡边淳一文学大量进入中国图书市场,使其后的渡边淳一文学研究从数量和质量上都有大幅提高。2014年渡边淳一去世不久的5月初,文艺报、凤凰网等各大媒体制作专栏,采访或约稿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地的著名学者和渡边淳一文学的翻译家纪念渡边淳一,他们的评价进一步夯实了渡边淳一在中国日本文学界的学术地位,带来了渡边淳一研究的第二次高峰。[11]

与出版社对《失乐园》的定位变化相呼应的是学界对渡边淳一文学认知的变化。起初学界似乎将《失乐园》解读成维护传统伦理道德的劝善惩恶读本:“久木和凛子最后双双殉情,摆脱不了悲剧命运这一情节安排可以看出作家对婚外情持批判态度,使得这篇小说摆脱通俗文学的泥沼,比通俗文学更有深刻的内涵和警世谕人的教育意义……”[12]

21世纪之后,一些学者开始意识到其情爱文学的无功利性,[13]人性与道德的冲突,[14]对生命价值的强调和肯定,[15]等等,这说明正视渡边淳一文学的学术环境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全球化、与国际接轨等社会大环境的宽松和人们思想意识的多元化而渐渐形成。

到了2006年,随着渡边淳一文学的广泛引进,学界开始将渡边淳一与大江健三郎、村上春树相提并论。[16]更有人将其抬高为“当代日本文学大师”,评价其“不愧为严肃文学作家”。[17]将渡边淳一文学视为当代日本文学的代表,也许是受了出版宣传的影响。

如果说2010年《失乐园》全译本的推出标志着出版界对渡边淳一文学的彻底扶正的话,那么2012年莫言与日本知名作家的对谈,则标志着学界对渡边淳一文学的权威性肯定——莫言坦言“渡边淳一的作品我也看了很多”,并认可了其文学价值和社会意义,表现了“人类的情感共鸣”。[18]2014年,随着渡边淳一的去世,其文学地位再次被抬高为“有全球影响的重要作家”[19]——虽然其真实性需要考证,但至少说明经过二十余年的译介,渡边淳一文学在中国得到了出版界、学术界的广泛认可。

四、结语

由译者拒绝翻译1、化名翻译2(1998)、要求删减后翻译3(1998),到以本真全貌示人(2010),再到著名翻译家重译(2017);由“下流”到“唯美”(读者层面);由“道德说教小说”到反映“人性与道德的冲突”,再到“人类情感共鸣”,“全球影响”(学术层面)——《失乐园》在中国出版界、读者和学术界走过的道路似乎可以得出结论:“20多年间中国读者对渡边的持续热读,表明了中国读者已经摆脱了单一、僵化的道德化阅读,而进入了审美化阅读时代。”[20]

不过,通过以上分析不难看出,出版界、读者、学术界这三者的影响互动关系中,出版界一直处于引领地位。它们对《失乐园》的引导式解说拂去了读者道德上的困惑,满足了他们对异文化的探求心理,升华了读者的审美期待。最初引进时出版界与学术界对渡边淳一文学的定位都有一定的功利倾向,属为我所用的“归化式阅读”。2010年出版社全译本的推出,加上学术界、文坛大家的权威评价彻底消除了读者的顾虑,阅读态度也由半遮半掩变得堂而皇之;之后出版界与学术界进一步靠拢,引领读者开启了以原作为中心的异化式、审美化阅读模式。出版界与学术界带动读者,制造了“中国的世界级”渡边淳一文学。

日本文学脱离本国语境,着异国文字的外衣进入异国语境,变身为翻译文学之后,因其骨肉中的外来身份,受到异国各个层面的高度认同,其地位和人气远远超出本国,渡边淳一文学、《失乐园》不是特例。从日本文学到翻译文学的跨度之间,显示出的是本国文化比照下,我们对外来文化的不同认知模式和认知心理。


版权所有:留学生作业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