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写Essay代写Essay

日期:2018-08-14 02:45


清代天津名园“水西庄”, 诗人袁枚将之与扬州马曰琯的“小玲珑山馆”、杭州赵昱的“小山堂”、吴焯的“瓶花斋”, 誉称为当时四大书史收藏之家、文人雅集之所。《随园诗话》卷三云:“升平日久, 海内殷富, 商人、士大夫慕古人顾阿瑛、徐良夫之风, 蓄积书史, 广开坛坫。扬州有马氏秋玉之玲珑山馆, 天津有查氏心谷之水西庄, 杭州有赵氏公千之小山堂, 吴氏尺凫之瓶花斋, 名流宴咏, 殆无虚日。许佩璜刺史赠查云:‘庇人孙北海, 置驿郑南阳。’其豪可想。” (1) 水西庄历代主人广揽天下文人墨客, 遍交朝廷内外要员, 宴游觞咏, 诗文赠答, 成就了文坛一桩风雅盛事而彪炳史册, 在中国文化史上具有独特而重要的历史文化意义。

水西庄查氏, 系安徽休宁查氏支派。北宋仁宗嘉祐七年 (1062) , 查铨 (字仲评) 从休宁迁至饶州浮梁;宋徽宗崇宁二年 (1103) , 查绍 (字克初) 又迁江西临川县紫石村;明朝万历年间, 查秀 (字聿秀) 北迁顺天府宛平县定居; (2) 清代康熙中叶, 查日乾 (字天行) 移居天津经营盐业, 成为一代盐商巨贾。康熙末年, 查日乾、查为仁父子以业盐所得, 在天津城外迄西南运河畔开始构筑水西庄。 (3)

水西庄地处水路要冲, 加上查氏父子儒雅好客, 因而凡取道运河北上南下的文人墨客多曾过访或憩留水西庄, 诸如陈元龙、吴廷华、厉鹗、杭世骏、沈德潜、万光泰、陈皋、汪沆、刘文煊、钱陈群等。乾隆帝出巡, 也曾有五次驻跸于此。查氏父子与过往及定居天津的文化名流在水西庄内或吟诗填词, 或著书立说, 或作画题辞, 或研讨学问, 或观演戏剧, 或鉴赏金石、书画、图籍等。乾隆初期, 水西庄的文事活动臻于鼎盛, 与江浙诗社遥相呼应, 影响遍及大江南北。

查日乾 (1667-1741) , 字天行, 号惕人, 又号慕园。其对于水西庄的创建, 厥功甚伟, 但他少孤失学, 十七岁即来天津自谋生计, 早年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学习训练, 因而他一生很少创作诗文, 其著述《左传臆说》四卷、《史腴》四卷今已散佚, 但《宛平查氏支谱》中还保存了他的一些文章。这些遗文的内容, 对于我们了解查氏家族的渊源与流衍及其在天津的早期发展, 具有重要的意义。现将这些遗文辑录点校并加按语如下:

宛平查氏支谱序

天下有待而为者, 时也。其可以勉力为之而不必复有所待者, 亦时也。苟失其时而欲为者, 卒不得为, 则异日之追悔可胜道哉!如吾先曾祖永忠公席富厚之遗业, 思所以继述前人者, 大端悉举, 惟是北迁以来, 家谱未备。于是敦请新安、临川族之巨儒耆旧常馆于家, 遂得汇集受姓以来及历朝支分派衍于四方者, 靡不详载, 深幸家乘之备, 莫过于此。又复博访善书者, 缮写端楷;并剞劂名手, 寿之梨枣。谓以是传之子孙, 可以循流溯源, 无一遗憾矣。乃镂版过半, 遽谢尘事, 未竟之业, 贻之后人。吾先祖振寰公力能为之, 时方锐志功名, 谓科第旦晚可得, 姑少待焉, 亦奚不可?讵意中道溘逝, 迄于无成。至先叔祖抚手泽之存, 悲父兄之志, 鸠工卒业, 刻期告竣矣, 突遭甲申之变, 一门殉节者七人, 先叔祖仅以身免。先父、先叔以修葺榆垡庄房为避难计, 乡城隔绝, 而贼焰方张, 城内外焚劫殆尽, 人且莫保, 何有于家乘乎?我朝定鼎以来, 先君困守乡僻, 发愤读书, 希振先业, 再图修辑, 乃仅薄宦维扬, 未展怀抱卒于任所, 而家乘又为一阻。日乾时在襁褓, 随先慈北上, 鹪枝寄宿, 无以为家。年及弱冠, 又以奔走风尘为将母计, 水源木本, 非不萦怀, 然亦有待而然, 当时实未暇及也。迨至甫立家业, 正拟搜罗旧闻, 汇订全帙, 又以借帑一案, 维系保狱。若非先慈三叩九重, 得蒙圣恩宽释, 则安望有再生之日?归及一载, 更陷法网, 淹留北寺, 复有七年, 何幸重沐圣恩, 得以复见天日。屈指前后, 十有四载。今忽忽已届五十有二矣, 须鬓皓然, 亲故零落, 回思往事, 恍惚梦中。诚想如露如电之身木, 不若草木之有根蒂, 人生寿至七十, 便称古稀。大约二十以前, 血气未定;五十以后, 筋力日衰, 止此中三十年, 可以进取富贵。兹者已将其半消磨缧绁之中, 后此虽跻耄耋, 将何为哉?言念及此, 痛悔何及?用是愿以再造之身少补先人未尽之事。其新安、临川, 自有全谱, 无庸备载。兹只叙其于始迁京师及今七世宗支继绝, 以及庐墓所在, 一一详志, 昭示后来。呜呼噫嘻!此何时哉?家计式微, 积冗如猬, 甚非可为之时也。顾念先曾祖之于家谱, 必待尽善尽美而为之, 以致不克竟其业;先祖必待身取科第而为之, 亦致未能成其志;先叔祖为之, 诚亟亟矣, 而厄于鼎革, 终无成焉;日乾于此, 苟非勉力草创以贻后人, 更复何待?后人而能振起遗绪, 亦可由此以复先曾祖之旧。即不然, 而或耕或读, 守其故业, 使知春露秋霜, 犹思报本, 不致茫然于所从来, 是则日乾今日草创之微意也。少孤失学, 言之无文, 姑序其大概, 有如此云。

康熙五十七年岁在戊戌长至前三日, 北迁第五世裔孙日乾题于榆垡之致严楼。 (1)

按:在此序文中, 查日乾历叙自曾祖以来数代人修辑家谱的曲折复杂过程, 并最终草创于己手。其中, 他也简略提及到了查氏家族曾经所遭遇的甲申之变、借帑案、科场案等多次家庭重大变故。

世表

查出于姬姓鲁公之后曰延公者, 食采于柤, 因以为氏。《春秋》书“公会吴于柤”, 即其地也。传至十二世何公, 字文杰, 汉武帝建元辛酉, 徙居东齐济阳县。四十七世祖瑛公, 字少蕴, 生三子:长曰师诣公, 唐咸通己丑, 迁居宣城, 乾符六年己亥, 避黄巢乱, 复徙徽歙之黄墩, 乃四十八世祖也;次曰师让公, 迁北直;三曰师诩公, 迁南康星子。五十世祖曰文徽公, 字希回, 南唐历官工部尚书, 谥宣国公, 迁于休宁。弟文征公, 字希音, 迁婺源。文徽公生七子:长曰元一公, 迁海陵;次曰元祐公, 三曰元规公, 世居休宁城西;四曰元方公, 乃五十一世祖也;五曰元赏公, 迁泰州;六曰元素公, 七曰元范公, 迁闽县。五十二世祖曰道公, 字湛然, 元方公之长子, 宋太宗端拱戊子科进士第一人, 除左正言直史馆;事母至孝, 真宗称为纯孝, 进龙图阁待制。生四子:长曰循之公, 字汉臣, 一字伯环, 五十三世祖也;次曰拱之公, 迁居休之城北;三曰永之公, 出继文征公之孙甄公为嗣, 世居婺之凤山, 传均宝公, 迁海宁;四曰冲之公, 居海陵。五十五世祖铨公, 字仲评, 宋仁宗皇祐壬辰以明经官广平郡守;嘉祐壬寅迁饶州浮梁。至六十六世祖绍公, 字克初, 徽宗崇宁癸未, 因避党祸, 始迁抚州临川, 家于紫石村;弟大海公, 迁铅州。传至七十三世朴公, 字茂言, 即高高祖也, 生三子:长钟公, 字聿钟;次秀公, 字聿秀, 即高祖也;三锡公, 字聿俊, 世居紫石。聿钟公同聿秀公, 迁浦天。聿钟公无传。聿秀公生二子:长曰忠公, 字永忠, 号敬园, 即先曾祖也;次曰庆公, 字永庆, 无传。永忠公万历己酉科顺天副榜, 生二子:长曰国英, 字振寰, 即先祖考也, 为人端方诚悫, 至性孝友, 同居者六十余年, 始终无间;次曰国才公, 字明寰, 喜读书, 好施与, 惜哉无传。振寰公生二子:先府君讳如鉴, 字允哲, 届长;次曰如镜, 字允著, 出继明寰公为嗣。先府君年四十无子, 及任江都少尹, 甫生不肖日乾, 字天行, 三岁先府君即见背。乾生子:长曰为仁, 字心穀;次曰为义, 字履方;三曰为礼, 字鲁存。不肖幼失严训, 凡祖父懿言善行, 未得其详, 仅辑梗概以俟孝子贤孙远绍先人之芳躅, 光大我门楣, 是所深望焉。

康熙岁在戊戌嘉平月, 七十八世裔孙日乾顿首百拜薰沐手书重识于蓼莪书屋。 (1)

按:查日乾在此文中系统梳理了查氏家族的源流与发展。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 浙江海宁查氏与水西庄查氏同源异流, 祖籍地在安徽休宁。北宋太宗时的查道 (字湛然) 是他们共同的祖先。宋真宗时, 查均宝从婺源凤山迁居海宁, 是为海宁查氏始祖。宋仁宗嘉祐七年 (1062) , 查铨 (字仲评) 从休宁迁至饶州浮梁;宋徽宗崇宁二年 (1103) , 查绍 (字克初) 又迁抚州临川紫石村;明万历间, 查钟 (字聿钟) 与查秀 (字聿秀) 北迁京师。水西庄查氏即出自北京这一支。据此亦可知, 袁枚等人所谓查为仁“本籍海宁” (2) 的这类说法都不正确。

永忠府君王太君墓志

先曾祖考永忠府君讳忠, 行长, 号敬园, 江西抚州府临川县人。随先高祖聿秀府君迁居北京, 入籍顺天府宛平县, 明万历己酉科副榜。出二子:振寰、明寰两府君;女一:四姑, 适指挥使黄孟春。先曾祖妣王太君, 宛平县人。原合葬于都城西直门外卫伍村之祖茔, 今于康熙乙未年丁亥月丙子日辛卯时迁葬于宛平县南榆垡之东北阡。谨按:穴位系酉龙入手, 丁酉穿山立向, 坐丁向癸, 兼丑未三分, 分金用庚午、庚子, 坐柳土獐四度。因前明甲申之变, 祖宗生卒年月日时尽皆失传。

康熙五十四年岁次乙未十月十有四日丙子, 曾孙日乾、度, 元孙业新、为仁、为义、为礼, 六世孙希贤、善言百拜谨志。 (3)

按:墓主查忠 (字永忠, 号敬园, 生卒年不详) , 是为查日乾之曾祖父, 明万历三十七年 (1609) 举顺天乡试副榜。从此墓志铭文中, 我们还可以得知:查氏自江西临川迁居北京, 即入籍顺天府宛平县, 并在北京城西直门外卫伍村尚有一块祖茔地。

振寰府君周太君墓志

先祖考振寰府君讳国英, 行一, 顺天府宛平县人, 国学生。出二子:允哲、允著两府君。二女:大姑, 适朱氏;二姑, 遭甲申之变, 随母自缢。先祖妣周太君, 宛平县人, 遭甲申三月十八日闯贼之变, 即日自缢, 详载《七烈传》, 故凡祖宗生卒年月日时尽皆失传。原合葬于都城西直门外卫伍村之祖茔, 今于康熙乙未年丁亥月丙子日辛卯时迁葬于宛平县南榆垡之东北阡。谨按:穴位系酉龙入手, 丁酉穿山立向, 坐丁向癸, 兼丑未三分, 分金用庚午、庚子, 坐柳土獐四度。

康熙五十四年岁次乙未十月十有四日丙子, 孙日乾, 曾孙为仁、为义、为礼百拜谨志。 (4) 按:墓主查国英 (字振寰, 生卒年不详) , 是为查日乾之祖父。

允哲府君方太君刘太君墓志

先考允哲府君讳如鉴, 顺天府宛平县人, 由国学生选授江都县主簿, 题升本县县丞, 待赠修职郎, 生于明天启癸亥年十二月初一日卯时, 卒于大清康熙己酉年十月二十一日戌时。先妣方太君, 待赠孺人, 宛平县人, 生于明崇祯戊辰年正月初三日子时, 卒于明崇祯癸未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子时。原合葬于都城西直门外卫伍村之祖茔, 今于康熙乙未年丁亥月丙子日辛卯时迁葬于宛平县南榆垡之东北阡。先妣刘太君, 待赠孺人, 宛平县人。出一子:日乾;出二女:长适候选知县马达, 次适江南仪征县知县马章玉, 俱浙江绍兴府山阴县人。太君生于明崇祯丁卯年十月初三日卯时, 卒于大清康熙癸巳年五月十一日子时, 原厝榆垡, 康熙乙未年丁亥月丙子日辛卯时合葬于东北阡。谨按:穴位系龙由兑来, 右旋而转, 翻身逆结, 己卯穿山内向, 己山亥向, 兼丙壬三分外向;丙山壬向, 兼子午三分内向, 分金用左边辛巳、辛亥。方太君改用外盘缝针, 丁巳、丁亥外向, 分金用右边辛巳、辛亥。府君暨刘太君二棺坐翼火十三度, 方太君一棺坐翼火十度。

康熙五十四年岁次乙未十月十有四日丙子, 男日乾, 孙为仁、为义、礼百拜谨志。 (1) 按:墓主查如鉴 (1623-1669, 字允哲) , 是为查日乾之父, 官至江都县县丞。

祭汉璋马公文

乾与公, 婚弟兄也。予三岁失怙, 公受先君遗托, 事先慈如母, 抚予如弟, 饮食教诲, 俾至成立, 不啻膺腑之相关也。回忆辛亥以前, 每逢寒食, 公必携予拜先墓, 且云:“子婿之尽礼, 不过毕世而已。”言已, 欷歔泣下。予三世单传矣。年十四, 公即为求姻于从叔文熙公, 盖计及早婚以延姒续也。予伶仃孤苦, 所如辄龃龉不合。公与其母周太君恤予之情转挚, 自少及长, 言语礼貌, 未尝一日少衰。年十七, 公为予完姻。既值周太君丧, 亲串族党云集牟署。公指予, 曰:“座中惟君能振拔, 独嫌其喜夸大耳。”知己之评, 铭心不忘, 思之有余痛焉。又私谓予曰:“君才颇堪树立, 恐依我终非久计。日复一日, 无所见闻, 不如奉亲北上, 乘时利济, 展其渟蕴。”间谓吾姊、吾甥曰:“异日可以与汝母子患难相扶而不背者, 庶几此人。”呜呼!公之言, 历历如昨, 但公之所期于予, 与予之所以副公之期者, 今竟何如耶?公居家孝友, 莅政和平, 至衡物鉴人, 若烛照而数计。予阅历长安四十年, 求可与公比肩者, 盖戛戛难之。公尝云:“吾家得张黄盖, 诰封大夫, 则志愿足矣。”今甥辰官保定太守, 公之志愿已酬。究其由来何?莫非周太君之苦节, 公之积德所致耶?公于癸酉岁捐馆, 予为贫贱衣食计, 不得抚棺一恸。三十余年, 居尝念及, 恧焉欲汗。迨稍有饶余, 又两遭患难, 是以有怀未遂, 迄今忽忽五十有七岁矣。须鬓皓然, 老成亲故, 渐次零落, 追思往事, 恍惚梦中。呜呼!公之没已久, 我姊又先公没。我母方念往伤怀, 而公继娶董恭人, 事我母如亲母, 孝养备至, 不异我姊在日。犹忆康熙癸巳年, 辰甥任顺天南路司马, 老母丧, 过黄村, 董恭人躬被衰绖, 率辰甥出数十里外, 拜迎道侧, 奠哭极哀, 阖署相随, 悉衣缟素。于此见公之事我母, 备极敬顺, 实有以感孚内外, 故虽公没已久, 情谊益深, 而董恭人之竭诚推爱, 尤所感激而涕零者也。今适有事吴门, 因兼程赴越一叩墓门, 以罄积悃。公如知我, 当歆此薄醑, 而冁然泉下也。呜呼, 公不可见矣!

雍正元年岁次癸卯夏四月上浣, 日乾拜奠。 (2)

按:逝者马章玉 (?-1693, 字汉璋, 山阴人) , 是为查日乾之二姐夫, 官至仪征县知县。查日乾三岁失怙, 幼年即寄托于马章玉的家中。雍正元年 (1723) , 查日乾专程前往山阴祭奠马章玉。在此祭文中, 他历叙马章玉辛苦抚育其成人, 并促成其婚姻等许多感人的事迹, 深情地表达了他的感恩之心。

重筑于斯堂记

尝观天地间之一事一物, 其自有而之无, 复自无而之有, 信有天焉, 岂人之所能得测哉!日乾幼孤, 赖先慈抚育至于成立, 然弱冠之年, 犹皇皇然奔走衣食。尝私心窃愿曰:“吾安得一亩之宫、百亩之田, 以供吾母菽水之需乎?”无何, 荷天地祖宗之灵, 天时人事万谋而合, 颇有余力鸠工筑室。自土木以及粉绘, 俱亲监其事, 既备美观, 又极完固。堂成, 名曰“于斯”, 盖取张老之祝也。顾而乐之, 以为子孙数传可以无事修葺。不意甫数年, 涉入帑案, 平昔之经营, 尽入于官, 身几不保。又赖先慈叩阍, 蒙恩得释, 乍离犴狴, 再入津门, 是何异卢生之梦觉而禹锡之重来耶?忽焉而有者, 谁之功?忽焉而无者, 谁之咎?感慨系之, 其又何尤于是?收拾余烬, 少整规模, 幸而彼苍默祐, 尚能复十之二三。更不自揆, 又罹文网, 父子拘幽, 计穷力竭, 以为自今难望幸免矣。讵意至己亥秋及庚子春, 俱得邀恩释放。计在请室者, 前后共有十二年。嗟乎!人生七十谓之古稀。且始二十年, 未必有为;后二十年, 不免迟暮;中间精神之聚会, 血气之坚凝, 不过三十年耳。兹者十有二年, 几去其半, 而况再见天日, 已虚度五十有零矣!方以幸免之身, 得扫除先人墓侧, 又何暇碌碌尘俗, 复蹈曩时之故辙乎?所为痛定思痛者, 先慈卒于癸巳之夏, 亲见子若孙之入于狱而不及见其出, 虽在九原, 岂能瞑目?所以终天之恨, 风木之悲, 无时已也。于今儿女成行, 迄无宁宇, 更勉营菟裘之地, 愿以终老。草草复筑一堂, 仍名“于斯”, 志不忘也。而或者以为因陋就简不足以饰美观、延佳客, 逊于前之堂也远甚。余谓:“前之成是堂也, 岂料有今日?则今之为是堂也, 又岂能料后时哉?吾见高门大第不旋踵而化为废井颓垣, 其后人之有无, 并不可问矣。则余今日之筑, 又自无而自有也, 苟非邀天之幸, 何以至是?而子犹以简陋诮之, 无乃不知命也夫?”既成, 遂为记, 以勒之石, 垂戒子孙, 使知一事一物, 有天鉴焉, 不必羡人之所有, 亦不必愧己之所无, 惟长奉天而行, 置有无于不可知之数, 则得之矣。

康熙岁次辛丑二月中浣, 日乾记。 (1)

按:康熙中叶, 查日乾始来天津谋生时, 曾建有一座“于斯堂”, 后因故窳败。此次所筑“于斯堂”, 当为后世诗文中所谓的“于斯东堂”。

百草山庄记

蓟州之西, 连峰叠嶂百余里, 其中坦然而遐旷者, 为平谷。平谷之西北二十里, 为百草沟, 三河之所辖也。乾隆三年, 余卜兆于此, 以为他年息影之地。既而绕其旁, 筑团焦数间, 春秋佳日, 尝过从焉, 遂名之曰“百草山庄”。山庄之外, 流水环匝, 杂树成行, 有桥焉, 偃而委, 可以通舟舆;有泉焉, 仰而喷, 可以涤烦渴。游鱼瀺灂, 时鸟互鸣, 就高荫以垂纶, 面深林而振策, 致足乐也。至若群岩列峙, 翠逼檐宇, 远而望, 则三盘峭立, 田子春逃禄之地也;近而顾, 则平芜际野, 耶律帝呼鹰之地也;回首而四眺, 则逶逶迤迤, 疑断疑续。跂焉, 若攀;肃焉, 若揖;勇焉, 若趋;退焉, 若避。披雾之岭, 金井之峡, 呼鹿之峪, 吴公之寺, 可以名字者凡数十处, 而余庐适处乎其下。当夫晴霏昼敛, 皎月晚升, 与田父渔师, 徜徉而野语, 抚苍苔而循落叶, 披素石而鉴清波, 怡怡焉, 其又何知尘世之累哉!余既爱山水之清远, 足以娱耳目;而尤爱其地之淳朴, 而得其自然之性。折柳可以樊圃, 引流可以盈沼, 植黍可以酿, 莳蔌可以殽, 则此庄也, 或为菟裘之计, 或为金粟之藏, 奚施而不可也?爰为之记, 以志其胜, 且为子若孙告焉。

乾隆五年岁次庚申正月下浣之四日, 慕园老人日乾自记, 时年七十有四。 (2)

按:“百草山庄”, 即查日乾之墓园, 位于今河北省三河市百草沟。此文生动地描绘了百草山庄的幽美景色和旖旎风光。

刘太君补庆集后志

生人谁无父母?孰不恩深罔极?是以《蓼莪》之诗不忍卒读也。而我父母之劬劳实甚。我母之生我、成我、更生我, 又倍极艰苦。今我母八旬有四矣, 溯厥从前, 耳受心伤, 亦宛然在目焉。乾不幸幼孤, 先代都无所省, 父执亲串为言其概。先君子遭明季之乱, 食贫三十余年, 叨恩例授江都主簿, 遂升少尹。江都, 南北要区, 水陆都会也。粮多差重, 邑宰日无宁晷, 得先君子佐之, 干练老成, 明习吏事, 握手恨相见晚。先君子乘间陈其不便民者数事, 悉裁去之, 民赖以安, 曰:“查公生我。”先君子食不重味, 衣不重帛, 持己以敬, 待人以恕。我母内政修举, 慈仁勤敏, 日劝先君子积累, 无忘奕叶, 为贻谋计。乾不幸, 生三岁, 先君子见背, 宦橐萧然, 不谋朝夕。我母日以缝纫, 夜以课读, 乌鸟秋风, 子规夜月, 母子相依为命, 未尝不三更把泪、五夜伤心也。不肖不克承先志, 读书无成。母老矣, 谋奉养, 遂急不暇择, 流寓津门, 奔走于风尘中二十余年。以借帑一案, 系狱论死。与友人金子驭东累然窟室, 盛夏严冬, 凄风苦雨, 两形相吊, 百感伤情。彼有老父, 我有八旬老母, 然彼尚幸有昆弟, 而我自幼孑身, 零丁孤寡。我母抚我, 以养以教, 以长以娶, 不知费几许心血, 劳几许精神, 历几许患难, 而不肖忽然至此, 贻我母以深忧, 自分自取之咎, 死不足惜, 其如老母何?清夜悲伤, 痛心疾首, 较诸金子驭东, 更涔涔泪渍满枕席也。不料, 驭东竟以忧卒。知己云:“亡愁心莫告。”我母闻之, 益厪隐忧, 用是驰驱塞北, 呼吁圣天, 不惮一, 再而三, 触暑雨, 冒祁寒, 惊砂扑面, 冷气侵肌, 盖我母备尝之矣。伏遇皇上至仁至孝, 奉养慈宫, 度越千古, 以孝治天下, 特赐矜全。己丑冬, 母子重逢, 相庆更生, 正我母八十有三之年也。回念我母八旬寿, 日乾方在缧绁, 不得一见慈颜, 吞声哽咽, 惟望北叩首, 祝我母寿算绵长。私情奉养, 未定何生何日?讵意我母生我, 八十余年之后乃更生我于狱底。今岁次庚寅, 我母周花甲又逾二纪矣, 十九岁七闰, 积闰亦三十余月。愧乾不才, 不能善养我母, 且不能寿我母, 而诸同人哀我余生补庆我母, 重烦大人先生锡以瑶章, 用光家乘, 乾惟有铭诸五内、宝之奕世而已。用敢述其大概, 附于集后, 日乾百拜顿首志。 (1)

按:刘太君, 即查日乾生母刘氏 (1627-1713, 宛平人) 。康熙四十五年 (1706) , 刘氏八十寿辰, 查日乾时在狱中, 不能祝寿。出狱后, 查日乾于康熙四十九年 (1710) 十月初三日为刘氏补办庆典, 许汝霖、诸起新、苏滋恢、张坦、陈仪、王揆、李录予、王云锦、蒋陈锡、戎澄、汤右曾、杜于藩、查嗣珣、查慎行、查谨、查克建等人赠与诗文贺寿。 (2) 查日乾将这些诗文辑录成集, 并撰写了此志。在此文中, 查日乾无比沉痛地追忆了父母的坎坷经历和不凡事迹。

刘太君遗照志

不孝乾幼而失怙, 太君苦节茹荼, 教之成立。不孝罪大行亏, 三年缧绁, 非太君亲叩九重, 则不孝已不得奉侍晨夕矣。迨幸恩邀免, 余生惴惴, 方冀菽水承欢, 乃复误蹈文网, 致我母郁郁以终。呜呼!古人千里奔丧, 艰难险阻, 终得展其孝思, 不孝与先慈仅隔一圜土耳。弥留之时, 嘱孙为义, 曰:“吾病亟矣!无他虑, 惟汝父偏于气质, 俾一见而诫谕之, 庶可瞑目。”呜呼, 痛哉!生不能侍药饵, 殁不能视含殓, 而止得传闻之语, 泣血椎心, 不孝之罪, 孰有大于此者乎?迄今追慕遗容, 虽跄地呼天, 九死奚赎?不孝生平亦欲有所树立, 以扬先德, 乃志未遂, 而身已获罪, 区区之心, 未易为泛泛者言也。呜呼, 已矣!此生但能一叩墓门痛泣, 终天之恨, 即相从太君于地下, 而吾愿毕矣。

癸巳夏五月, 男日乾百拜谨志。 (3)

按:查日乾因导演其子查为仁乡试科场舞弊, 康熙五十二年 (1713) 二月被判斩监候。 (4) 五月, 生母刘氏抑郁以终, 查日乾于狱中为其母遗照题写了此文。在文章中, 查日乾对己行事鲁莽, 对母未尽孝道的行为表示了彻底的痛悔之心。


版权所有:留学生作业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