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e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Dissertation辅导Dissertation辅导

日期:2020-05-18 09:05

现代小说理论主要是指“结构主义叙事学”。结构主义叙事学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产生于结构主义发展势头强劲的法国, 但很快就扩展到了其他国家, 成了一股国际性的文学研究潮流。结构主义叙事学关注叙事结构、叙述方法和叙述形式对小说叙事的制约性。与传统小说批评形成对照, 结构主义叙事学将注意力从文本的外部转向文本的内部, 注重科学性和系统性, 着力探讨叙事作品内部的结构规律和各种要素之间的关联。结构主义叙事学认为:小说的意义并非取决于它说什么, 而是取决于它怎么说。

汪曾祺是中国当代文坛上的重要作家之一, 他善写民间民俗, 在短篇小说上成就颇高, 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他的短片小说《受戒》可以说是其成名作。笔者将从现代小说理论的角度对汪曾祺先生的《受戒》进行评说。

一、叙述方法

叙述方法是指叙述者展开叙述的话语方式。它分为两种基本的叙述方式, 即讲述和展示。讲述是指, 叙述者露面或参与的叙事, 是故事讲述者最明显的人为技法之一。每当作者把所谓真实生活中没人能知道的东西讲述给我们时, 人为性就会清楚地出现。这种形式的人为的专断表现在很多作品中。比如, 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 “老相好都来了, 几个老光棍不能叫三仙姑满意, 三仙姑又团结了一伙孩子们, 比当年的老相好好更多、更俏皮。”这段叙述带有明显的讽刺和奚落的意味, 这种意味带有作者的较强的主观倾向。展示是指, 叙述者不露面、不参与的故事。就像许多现代作家一样, 他自我隐退, 放弃直接介入的特权, 退到舞台侧翼, 让他的人物在舞台上去决定自己的命运。比如, 海明威的《白象似的群山》, 故事被不加评价地展示出来, 使读者处于没有明确评价来指导的境地, 容读者自己对故事中的人物进行评价。

不过, 《受戒》并不是采用二者中的其一, 而是两者相结合。其中讲述部分所占小说的比重小, 甚至可以说极少。较明显的地方有三处:第一处:“三师父是个很聪明精干的人”。文本对这一事实给出的例证是打牌老赢和会杂耍。第二处:“常来的是一个收鸭毛的, 一个打兔子兼偷鸡的, 都是正经人”, 竟然小偷小摸的都是正经人。这两处体现的是汪先生的幽默, 而这些幽默的背后体现的是当地的风土人情和社会百态。第三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 这一点明显表明, 小和尚对小英子已经产生了情愫。除了这几处明显带有讲述色彩的部分之外, 小说文本通篇几乎都是采用展示的叙述方法, 因此整体来说《受戒》属于展示型的叙述方式。

“形式”都是有“意味”的, 同样, 这样的组合形式并非偶。在几乎通篇的叙述中, 作者并没有直接介入自己的观点, 但是读者却可以从文本中读出作者的主观倾向, 即对于乡间风土人情 (即使是不好的) 的包容与热爱, 以及对淳美生活的向往。虽然文本只有几处明显采用了讲述的方式, 而正是这几处个例, 将作者的主观倾向感染给读者。就像前文所说, 聪明精干是因为打牌老赢而且会杂耍, 连偷鸡的都是正经人。从中我们并没有感受出作者对于这种现象的批判和讽刺, 反而是会心一笑。

二、叙事角度

叙事角度又称叙事观点、叙述角或聚焦型, 是指叙事者叙述小说所采取的角度或视点。叙述角度可分为三种:全聚焦叙事、内聚焦叙事和外聚焦叙事。全聚焦叙事是从全知视角, 即上帝视角来叙事。作者可以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 知道人物的所思所想, 比如司汤达的《红与黑》, 小说中会出现“于连心里想……”这样的描写。内聚焦叙事是从人物视点叙事, 即从故事中人物的视角进行叙事, 比如, 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外聚焦叙事是指, 从旁观视点叙事, 比如前文所列举的海明威的《白象似的群山》。

汪曾祺先生的《受戒》同时运用了这三种叙事角度。其中, 外聚焦视角的叙述方式是运用最多的。在叙述明海家乡“当和尚”的风俗、寺庙里几个和尚的身份和生活、小英子和明海的交往等方面, 汪先生几乎全部采用外聚焦视角的叙述方式, 并没有将自己的主观倾向直接介入文本中, 容读者自己去触碰、去体会。比如结尾处小英子和明海真情流露的对话, 作者丝毫没有加入自己的主观评说, 全然是两位主人公的对白。但是, 就是从这样淡如水的叙述中, 读者却能感受到两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在懵懵懂懂中涌起的爱情波涛和浪花。

全聚焦视角的叙述方式运用的是最少的。最明显的地方是两处:一处是, “她看见明子也坐在里面, 想跟他打个招呼又不好打。想了想, 管他禁止不禁止喧哗, 就大声喊了一句:‘我走啦’!”;另一处是, “明海身上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他觉得心里痒痒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好的小说都是有逻辑的。两个人爱情的产生并非是无缘无故的。爱情的火花总是在一些微小的细节上迸溅, 让一点点聚集扩大, 到了关键时刻, 爱情的火焰就会被点燃绽放。这两处全聚焦视角就是火花, 它们为结尾处两位主人公许下婚约誓言做下铺垫。如此安排, 最后的结局读来才会让读者产生水到渠成之感, 而非生硬突兀。

外聚焦视角的运用量适中, 主要表现在以小英子的视角来描写善因寺。“好家伙, 这哼哈二将、四大天王, 有三丈多高”、“‘大雄宝殿’, 这才真是个‘大殿’”等等。作者用一个小姑娘的视角来描写善因寺, 让叙述更具有灵动性和新奇感。如果仍然使用全知视角来叙述的话, 对于大殿的描述可能会显得平淡无奇。同时, 还可以表现出小英子的天真烂漫的人物性格。

三、叙事时间

叙述时间是指叙事如何处理“故事时间”和“叙述时间”的关系。故事时间是指被叙述事件本身原有的时间, 叙述时间是指小说叙述故事所用的实际时间。时间一致是指叙述时间与故事时间一致, 时间扭曲是指叙述时间与故事时间不一致。时间扭曲又有两种形式:时间倒错 (倒序和插叙) , 以及时间错乱。

作者在叙事时间上并没有运用过多的技巧, 《受戒》大部分采用时间一致的叙事时间, 这样更符合作品不动声色、平静如水的叙事风格。但还是有些部分采用插叙的手法。比如, 在讲述荸荠庵里除明海外剩下的五位和尚的故事时, 便采用的是插叙的叙述方法。通过插叙将每一位和尚的过往经历、性格等清楚地展现出来, 使小说人物更加丰富多样, 同时也展现出了当地的民风民俗。

四、叙事结构

叙述结构是指, 叙事者以某种叙事要素作为展开叙述的组织形式。最常见的有四种叙事结构:情节结构、人物结构、心理结构以及散文结构。情节结构以故事情节的发展为线索组织叙事, 有单线和多线索交错的两种结构形式, 叙事的展开过程即故事情节的发展演变过程, 比如《安娜·卡列尼娜》。人物结构又称性格结构, 以人物性格的表现和发展为基本线索组织叙事完整呈现的性格, 比如《阿Q正传》。心理结构以心理活动、意识流动、情感轨迹作为叙事的基本线索, 它往往打破自然是空的框架, 主观色彩浓厚, 回忆、联想、梦境、幻觉和潜意识成为主要的叙述对象, 比如《伤逝》。散文结构又称氛围结构或诗化小说, 围绕着某种意境或者氛围展开叙述, 它情节淡化, 诗意浓厚, 以意境取胜。氛围、环境不仅仅是背景, 更是推动事件和矛盾发展的一种要素。

《受戒》是一篇典型的散文结构小说, 它的情节是淡化的。汪曾祺在《受戒》创造了一种意境, 一种淳美和恬淡的意境。一切似乎都是静静的, 人的动作、神情甚至日子都是静静的。散文结构的小说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氛围环境推动情节发展, 这点在《受戒》中明显体现。“她自己爱干着生活, 还拉了明子一起去, 她老是故意用自己的光脚丫去踩明子的脚。她挎着一篮子的荸荠回去了, 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下了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她的脚印, 傻了。五个小小的脚趾, 脚掌平平的, 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这段洋溢着少女天真可爱气息的文字对明海喜欢上小英子起着重要的作用, 看到这一串美丽的小脚丫, 明海的心乱了, 被一种懵懂清纯的爱情扰乱了。

除此之外, 散文化小说的作者十分潜心于语言。《受戒》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散文化的语言。在小说的最后一段, “芦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芦穗, 发着银光, 软软的, 滑溜溜的, 像一串丝线。有的地方结了蒲棒, 通红的, 像一枝一枝小蜡烛。青浮萍, 紫浮萍。长脚蚊子, 水蜘蛛。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惊起一只青桩 (一种水鸟) , 擦着芦穗, 扑鲁鲁鲁飞远了。”这段诗一样的文字将前文两位小主人公激荡起的爱情的浪花抚平, 荡漾成一圈又一圈水波扩散到远方, 将小说引向一种诗意朦胧的世界。

汪曾祺先生在《关于〈受戒〉》一文中写道:“我作品的内在情绪是欢乐的。我们有过各种创伤, 但是我们今天应该快乐。”虽然作者几乎通篇采用展示的叙述方法和外聚焦的叙述角度, 但是作者也隐藏他不想让我们知道的永远未知的事实———小说中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我们不清楚这是一个动荡还是安定的年代。但是我们可以推测, 这个时代应该是动荡的, 要不然为什么兄弟多的家庭要出一个去当和尚呢?不过作者不想让我们知道这些, 他只想让我们知道, 在那个叫庵赵庄的小园地是一方净土, 那里有淳朴的民风, 也有懵懂的爱情。就像汪曾祺先生所说:“我相信我的作品是健康的, 是引人向上的, 是可以增强人对于生活的信心的, 这至少是我的希望。”我想, 汪先生做到了。


版权所有:留学生作业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