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 QQ:99515681
  • 邮箱:99515681@qq.com
  • 工作时间:8:00-23:00
  • 微信:codinghelp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代写Coursework代写Coursework

日期:2019-11-01 07:02

一、引言

《小妇人》是美国女作家露易莎·梅·奥尔科特创作于十九世纪中叶的一部半自传体小说,以平实而细腻的笔触描绘了南北战争背景下马奇家四姐妹的成长故事。这部长篇作品诞生之时,美国社会一方面仍处于父权至上、女性依附受制于男性统治的传统阶段,另一方面随着工业革命的迅猛发展,美国的社会结构和社会观念日渐发生变化,女权运动正在逐步兴起。在这一新旧交替的社会转型背景下,《小妇人》随之诞生,塑造出一个个不畏生活困境、学会独立自强、追求自由平等的新女性形象,以浓厚的女性主义色彩突破了长久以来压制女性的男权话语传统,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小妇人》自传入中国以来,先后出现过几十个版本的全译本和青少版简译本,最早出现的中译本是1987年重庆出版社的王汉梁版,1992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发行了洪怡的译本,此后各种重译本层出不穷,其中影响力较大、多次再版翻印的主要有两位女性译者刘春英、陈玉立的合译本(其中刘春英翻译第一部并撰写译序,陈玉立翻译第二部)和男性译者王之光的独译本。由于本文是在性别视角下对《小妇人》中译本进行探讨,因此选取了同为译林出版社出版的女性译者刘春英、陈玉立版本[1](下文简称“刘译”)和男性译者王之光版本[2](下文简称“王译”),结合原著选段加以分析比较。

二、女性主义儿童文学与女性主义翻译

百年来,女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向众多领域中以男性为主导的各种传统思潮发起了强劲的挑战。这股预示着要求性别平等、反对压制女性的现代思潮在文学界和翻译界也得到了传播,女性主义儿童文学和女性主义翻译理论应运而生。

在文学领域,传统的儿童小说作为意识形态的教化工具,性别角色界限分明。男孩通常被贴上“男子汉”的标签,推崇阳刚之气,富于理性,勇敢独立,以强者的主动姿态出现。女孩则被塑造成“小淑女”形象,具有阴柔之美,感性细腻,脆弱温顺,以弱者的被动身份示人。这种“男女有别”“男尊女卑”的性别刻板印象对儿童的个体成长产生了深远的消极影响,不利于孩童的身心健康。随着社会文化语境的转变以及女性话语权力的构建,一些女性儿童文学作家开始在男权社会的夹缝中探索自我身份,以女性成长小说为载体,“力求突破男性霸权文化的禁锢,变被动为主动,唤醒沉睡的女性意识,彰显女性角色的主体意识和行动”[3],《小妇人》就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例子。女性主义的介入使得这类儿童文学作品中的女主人公“获得了解放,不再是被动的角色”[4]。

在翻译界,20世纪70年代兴起的文化转向将翻译从纯语言研究拓展到了文化研究的层面,催生了后殖民主义、解构主义、女性主义等翻译新视角。其中,女性主义翻译理论发源于20世纪80年代的加拿大,深受现代女性主义和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影响。西方女性主义翻译从各个层面探讨性别意识对于翻译的影响,力图打破语言的父权秩序,在翻译中构建女性身份。如今,这股思潮已经从北美扩散到全球,传入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女性主义翻译研究有着深远的意义。一方面,女性主义翻译研究丰富了翻译研究的视野,颠覆了译作应该忠实于原作的传统翻译观,肯定了译者主体性的发挥,强调翻译就是重写,译者有权对原文进行重读、改造、操纵,充分展现自己的性别和文化身份。另一方面,女性主义翻译研究关注女性,为在父权社会中失声的女性争取话语权,使女性的性别身份得到重视。

由此可见,尽管写作的主体有所不同,但女性主义儿童文学作家和具有女性主体意识的译者均以彰显女性话语为己任,在行文中传递女性情怀和人文思想,实现突显女性主义的意图。

三、《小妇人》两个中译本的对比

《小妇人》是一部具有鲜明女性主义特征的儿童小说,通过对家庭生活的细致描写,让马奇家四姐妹的生动形象跃然纸上。她们性格各异,相互扶持,既有传统女性的美德,又兼具了乐观向上、崇尚独立自由的新女性特征。此外,身为母亲的马奇太太在丈夫参军出征时,毅然挑起照顾家庭、抚养教育四个女儿的重担,善良坚强、自由果敢的她为四姐妹树立了道德典范。《小妇人》两个中译本的译者刘春英和王之光在其各自的翻译实践中体现出了不尽相同的译文特点。相比之下,译者刘春英对女性情感的表述更为敏感,采用了多种翻译策略来传递原作的女性主义意图。

(一)增补

以弗洛图(Luise von Flotow)等人为代表的女性主义翻译理论家认为,“增补”(supplementing)是指女性主义译者在翻译过程中主动介入文本,有意识地对语言间的差异进行补偿,让女性在语言中显形[5]。

例1:“I don’t think it’s fair for somegirls to have plenty of pretty things, and othergirls nothing at all”, added little Amy, with aninjured sniff.[6]3

刘译:“有些女孩子拥有荣华富贵,有些却一无所有,我认为这不公平。”艾美1鼻子轻轻一哼,三分出于轻蔑,七分出于嫉妒。[1]3

王译:“有人漂亮东西应有尽有,有人却样样没有,我看不公平。”小艾美委屈地哼着鼻子,加了一句。[2]3

该句是作者奥尔科特对马奇家小妹妹艾美的第一次描绘,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了一个向往荣华富贵、爱慕虚荣的少女形象。在此句的处理上,王译本的句子结构较为贴近原文,但在翻译“injured”时选用了“委屈”一词,呈现出的是艾美难过的被动忍受心态,弱化了其追求物质的小女孩形象。刘译本则从女性心态出发,主动添加了“三分出于轻蔑,七分出于嫉妒”的微妙内心刻画,将艾米那高傲易受伤的敏感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

例2:“You’re pretty enough and goodenough already, so I’d have some rich relationleave you a fortune unexpectedly.Then you’ddash out as an heiress, scorn everyone who hasslighted you, go abroad, and come home myLady Something in a blaze of splendor and ele-gance.”[6]143

刘译:“你天生丽质,更兼心地善良,我要安排某个有钱的亲戚出人意料地给你留下一笔财产;于是你成了女继承人,出人头地,对曾经小看你的人不屑一顾,飘洋出国,最后成了高雅的贵夫人衣锦还乡。”[1]168

王译:“你长得美,而且已经学好了,我要安排某个阔亲戚出人意料地给你留下一笔财产,于是你成了富二代,出人头地,对曾经小看你的人嗤之以鼻,漂洋过海,最后成了贵夫人,衣锦还乡,轰轰烈烈的。”[2]141

这段话是马奇家二女儿乔对大女儿梅格所说。当姐姐梅格因生活艰辛而心情沉闷时,个性率真的乔虽然一边发着牢骚,但仍不忘保持乐观心态,赞扬姐姐的美德,为其送上安慰和鼓励的温情话语,表现出她对家人的体贴和关爱之心。奥尔科特的原作采用“pretty enough and good enough”来形容梅格,语言平实,言简意赅,注重实用性,传达出了乔对梅格的赞赏。刘译本对词义进行了语用引申,化抽象为具体,增加了“天生”和“心地”这两个范畴词,不但没有损害原文的意义,反而凸显了梅格温和优雅的小妇人形象。相比之下,王译本的“长得美”缺乏语言感染力,“学好了”表意不准确,显然不利于塑造清晰的人物形象。

(二)本土化改编

本土化改编(local adaptation)指“译者在翻译时充分考虑译语语境,遵从译语文化的表达习惯,用符合译语受众接受期望的方式,对原作的表达形式进行相应的调整处理,从而实现源语与译语两种文化间的和谐交融”[7]。

例3:“Goodness only knows.Some poorcreeter came a-beggin’, and your ma went straight·off to see what was needed.There never wassuch a woman for givin’away vittles and drink, clothes and firin’”, replied Hannah.[6]13

刘译:“老天才知道。一些穷人来讨东西,你妈马上就去看他们需要什么。她是天底下最菩萨心肠的女人。”罕娜答道。[1]15

王译:“天知道。有个穷棒子跑来讨饭,妈妈马上就去了,说是去看看人家缺什么。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人,把吃的、喝的、穿的和烧的都送给别人。”汉娜回应道。[2]13

此处是马奇家的佣人罕娜对马奇太太的评价,言语间流露出她对女主人慷慨无私的行为的真心敬佩。刘译本采用中文语境中家喻户晓的菩萨作比,一下子拉近了中国受众与文本之间的距离。汉传佛教中的菩萨具有神格魅力,在中国民间广受尊崇,其中化为女性形象深植人心的观音菩萨尤以大慈大悲、救济众生的博爱胸怀深受民众爱戴。这一喻体的巧妙使用达到了情境对等的目的,凸显出马奇太太亲切慈悲、关爱穷人的性格特点,尽管自家经济拮据,但这位独立坚强的母亲仍以身作则,教导女儿们省吃俭用接济处境更加困难的贫苦家庭,呈现出一个品德高尚的女性形象。与之相比,王译本则对原作亦步亦趋,虽然从字面上看忠实于原文,但在情感的塑造上却平淡了不少,弱化了人物的性格设定,未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

例4:“I’m sure Aunt March is a regularOld Man of the Sea to me, but I supposewhen I’ve learned to carry her without complain-ing, she will tumble off, or get so light that Ishan’t mind her.”[6]32

刘译:“我肯定马奇姑婆就是我的冤家对头,但我想只要我学会忍受,不去埋怨,她就会被丢到脑后,或是变得微不足道。”[1]37

王译:“我知道,姑婆是个十足的累赘,‘海之老人’,但如果能学会容忍她,不抱怨,这个负担就会自动卸掉,或者轻松起来,这差事也就变得不在话下了。”[2]32

此处提及的马奇姑婆是马奇一家的阔亲戚,孤身一人、腿脚不便的她需要人来服侍和做伴,于是将乔请回家。乔虽然不乐意到这位性情暴躁的亲戚家里做事,但还是答应了这份差事。本句中的俚语“Old Man of the Sea”的典故源于《一千零一夜》中终日赖在航海家辛巴达肩上不肯下来的老头,辛巴达受尽其折磨,直到将他灌醉后才得以解脱,因此“海的老人”意指无法摆脱、纠缠不休的人[8]。在刘译本中,这一俚语恰到好处地意译成了汉语成语“冤家对头”,无须赘言就将乔和姑婆之间矛盾纠结的关系展露无遗,重现了原作中的戏谑意味。一方面,经济阔绰、刻板倔强的姑婆一心想把乔培养成迎合上流社会审美品位的淑女,经常对不修边幅的乔吹毛求疵,这使得个性直爽、背离传统的乔对姑婆颇有微词。另一方面,为了赚取报酬补贴家用,坚强自立的乔尽管不大情愿,但还是将这一经历视为锻炼。因此,“冤家对头”一词从侧面表现出乔不畏艰难、独立自尊的新女性形象。对比之下,王译本对这一表达采用了直译的方式,但为了让中国读者更好地理解其意,还采用了增译法,先是在正文中增添了“十足的累赘”,随后又在脚注中标明此处是以海之老人来形容马奇姑婆喜怒无常,不仅行文啰嗦,而且词义上也有所偏差,与原作下文提到乔心底其实对姑婆有好感的细节亦不相符。

(三)加写前言和脚注

加写前言和脚注(prefacing and footnoting)原本是常用的翻译策略,不过女性主义翻译理论为其赋予了特定的内涵,即利用译作前言来解释原作的女性主义背景和意图,或阐述译者为强化性别意识而采用的翻译策略。

刘春英为其合译本撰写了译序,直言她对《小妇人》一书的喜爱之情,表明其对翻译选材的主动性,还介绍了作者奥尔科特的生平和创作背景,其中专门提到奥尔科特投身于妇女选举权的经历,并且透过歌颂马奇家四姐妹的自强自立、善良仁爱,彰显了作者奥尔科特及其笔下人物的女性主义意识,译序最后还提到近几十年来妇女境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表明译者对女性群体的真切关注和人文关怀。相比之下,王之光的译本中没有译序,读者无法藉此了解其对原作的个人洞见以及译者本人的自我身份和对小说主人公性格特征描写的理解,因此译者处于“隐形”的状态,主体意识受到了遮蔽。

除了前言,脚注也是译者得以“显身”的重要途径。为了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小妇人》原作中涉及的文化、语言、文学、地理等丰富的背景知识,两位译者都采用了加写脚注的翻译策略,但仔细对比可以发现,在选择需要解释的词语时,刘译本更加注重对女性人物的介绍,如为《汤姆叔叔的小屋》加注说明这是“女作家斯托(1811-1896)写的一部反奴隶制小说”[1]48,解释埃奇沃斯为“爱尔兰女作家,以写儿童故事和反映爱尔兰生活及风土人情的小说著称”[1]79,阐述“玛丽斯图亚特是苏格兰女王,在位期间,因阴谋刺杀伊丽莎白女王而被斩首处死”[1]142以及介绍伯尼小姐为“英国女小说家,作品多写涉世少女的经历”[1]167等。以上例子表明,刘春英利用脚注让原作中的女性人物鲜活起来,有助于读者感受到原作者字里行间对女性历史人物的呈现,赋予了女性话语权。反之,王译本对上述这些女性人物要么不做解释,要么只是轻描淡写提及其国籍,未进行拓展式说明。

由此看出,译者刘春英通过加写前言和脚注的方式对译文进行有意识的操纵,不仅对读者的期待视野起到引导性作用,而且突出了其本人的鲜明性别特征。王之光则只是将脚注当成寻常的副文本,对原文加以辅助性解释,没有发挥脚注可用于塑造文化身份的作用。

四、结语

女作家奥尔科特的儿童文学作品《小妇人》有着显著的性别特征和女性主义意识。从上文的译本对比中可以看出,译者刘春英对原作者的感悟更为深入细腻,更好地契合了女性微妙的情感心理和身份认同,采用了增补、本土化改编、加写前言和脚注等多种翻译策略,成功地再现了原作中的性别意识和谱写女性赞歌的创作意图,也显现了自身的女性身影。译者王之光的翻译看似中规中矩,遵循传统的翻译忠实观,实则遮蔽了作者的女性主义意识,削弱了原作的感染力度。

总之,性别意识会直接影响到译者主体性的发挥,译者的翻译实践又会对读者的文化价值观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儿童文学作为一种文化产物,对儿童的身份认同和性别意识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因此,从女性主义视角关注儿童文学翻译,能够打破儿童文学作品中的性别刻板印象,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留学生作业网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QQ:99515681 电子信箱:99515681@qq.com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从网络整理而来,只供参考!如有版权问题可联系本站删除。